理论研究

THE THEORY RESEARCH

“观念与方法——当代艺术跨文化态势与地域策略”2016省美协理论研讨会文章选

发布时间: 2016-12-23 14:56:52   作者:李祖送  浏览次数: 128  

 信念的力量——袁武《大昭寺的清晨》系列作品研究
     

《大昭寺的清晨》系列作品是袁武近年的代表作,整个系列分为肖像系列和朝圣系列两部分,共计107件作品[ ]。显而易见,袁武的作品是对信仰的尊崇,而实质上,这系列作品最终要传递的是信念的力量。此中信念有两层含义,既是画中朝圣者的信念,也是袁武在艺术追求上的信念。熟悉袁武的人都知道,袁武此系列作品风貌较之以前有很大的不同,事实上,袁武对艺术的追求是一个由客观不断地向主观转变的过程,具体体现在题材、构图、造型、笔墨和思想内涵等方面,当然这种转变不是突变,而是一种渐变。
一、纯粹的题材
      题材的选择是艺术构思的一部分,《大昭寺的清晨》系列作品取材于西藏大昭寺的朝圣者,这种少数民族题材的作品总是能更好的满足我们这些雪域高原之外的人对于异域风情的观照,早在80年代,陈丹青就画过这种藏民题材。当然,袁武的目的并不是简单地带我们看看异域风情或者缓解审美疲劳,他关注的是基层生活,是现实,更是精神追求。我们知道,藏民们笃信藏传佛教,恢弘的大昭寺,漫长的朝圣之路,经筒上磨穿的蚌壳垫片,这些都显示着精神信仰的力量。在朝圣者那里,他感受到了一种纯粹的信念,而这种信念和他多年来对艺术的信念是共通的。
      我们常见的袁武的作品,除早期的国画临摹和人物写生之外,一般是军旅、农民和古代人物题材。临摹和写生的作品不用多说,几乎完全是一种客观操作。军旅和农民题材的作品有深刻的现实意义,但更多的是对客观现实的把握和再现,而古代人物题材的作品注重意趣和思想,但又比较脱离现实生活。《大昭寺的清晨》以现实为出发点,又不完全写实,而是用一种被批评家称为“意向写实”[ ]的方法来再现客观人物和传达主题思想,这系列作品是画家自身的一次精神洗礼。画面中我们根本看不到大昭寺,也没觉得一定是清晨,没有佛菩萨的形象,没有僧侣的身影,甚至没有任何客观的背景,可以这么认为,画家在选择要表达的内容时,有意无意地弱化了宗教信仰,强调了人的信念。
二、当代的构图
      相信很多人都会被那件巨幅三段式朝圣者图(即《大昭寺的清晨之三》)所震撼,巨大的尺幅和三段组合的方式使得它十分大气。这种截取组合式的构图是一种非常当代的形式,巨大的尺幅也给我们以视觉冲击,信念的力量通过这种形式得以完美彰显。需要提出的是,大尺幅是艺术表现的一种手段,人们很容易被这种外在形式所欺骗,可以说,任何像样的作品只要以一种巨幅的形式展现在人们面前时,它都具备非同一般的震撼力,这是一个视角的问题。当然,袁武的作品不是这一类,除了大尺幅这种表面功夫之外,它的震撼力更多的来自于生动的人物形象、娴熟的笔墨功力、沉重(笔沉墨重)的画面效果以及崇高的格调和现实情怀。另外,还有一种形式,即三段组合的方法,正如贾方舟所言:“把一个人裁成三截去画,头部、身部、脚部,这样的表现第一次看到。”[ ]虽然在山水画中,三条屏四条屏一组的形式早已存在,但是尺幅不是特别大,而且,那种分隔也仅限于裁断式,把它拼起来,它的画面仍能接合,而袁武的这种分隔是截取式,它用在人物画上,而且它的三段画面的分隔距离也遵循人的真实比例,这是一种有效的新方式。
肖像系列也采取了类似截取的方式,他选取了朝圣者的侧脸、双手和上半身躯,有些肖像连手臂都省略掉了,但是,我们并不觉得它们不完整,因为他选取的正是最能表现朝圣者信仰的坚定和虔诚的部分,更加明确了他要表达的主题思想。
      三段组合和截取式的构图几乎不见于他之前的作品,他前期的作品构图都比较中规中矩,画面中人和物都尽可能的完整。事实上,袁武虽然是一个相对恪守传统的画家,但他毕竟生活在当代,当代艺术中各种各样的形式和方法自然会或多或少地影响到他,而他本人也一直在探索解决传统与当代的矛盾,除了直接画当代生活题材之外,再构图上,他也学习一些当代的形式。画家在《大昭寺的清晨》系列作品中大胆采用三段组合和截选的方式构图,在比较传统的水墨画中大胆吸收当代艺术成分,在功成名就的状态下仍然在不停地探索和尝试,可见他对于艺术有着纯粹而坚定的信念。
三、“意向写实”的造型
      “意向写实”可以解释为将西方素描写生的写实方法与中国传统水墨的写意方式相结合,形体结构比例写实而用笔用墨用色写意。杨卫的评论文章中也是用“意向写实”来描述袁武的这种造型方式。这种方式应该说可以溯源到徐悲鸿和蒋兆和,袁武正是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写意人物专业硕士毕业,徐、蒋造型体系对他的影响自然很大。当然,重要的是在这一系列的肖像和朝圣画中,我们能看到不同脸孔上的不同神态,不同身躯上的不同姿态,鲜活的形象又是这么的深刻,取舍有度而不至于过于简单或者累赘。对比他较为早期的作品,看得出来自从他进入大学尤其是考上中央美术学院以后,一直苦练造型基本功,研究徐、蒋造型体系,写实能力得到很大提升,不再“不会画画”。[ ]
      有趣的是,在近些年的一些古代人物题材画作中,他又舍弃了擅长的写实手法,似乎又回到了写意和变形的老路。事实上,古代人物题材大多不用现实主义手法,这类题材适合表现传统的“得意忘形”趣味,故而这类作品并不写实。较之八九十年代的写实作品,《大昭寺的清晨》系列作品是有略微弱化写实的趋向的,人物不再具有那么强烈的立体感,而是有青铜雕塑一般的块面感,毕竟,这个系列作品侧重的是精神取向。意向写实的方式使观者的观照由真实转向意向,而不会陷入客观的场景之中而停止思考。
四、沉重的笔墨
      在笔墨上,《大昭寺的清晨》系列作品表现的非常成功。无论是肖像系列还是朝圣系列,画面中线条笔力遒劲,沉着圆厚而又不乏灵动,可谓收放自如,极具张力,画家的书法功底可见一斑。说到书法功底,袁武要得益于金意庵和周昔非两位书法老师。对比袁武早年画作,其画面中的线条是不够圆厚老辣的,其中的题款更是不敢恭维。书法用笔是中国画艺术语言中的独特表现方式,虽然这一方式已经开始被质疑,我们也不能把书法用笔视为当代中国画的一个硬性要求,但是,雄厚的笔力、遒劲的线条和古拙的题款无疑会给作品加不少分。
用墨用色上,墨色偏重而沉着,层次丰富而变化自然,其中,色彩与水墨交融,丰富了墨色之余又增加了表现力,使得画面中朝圣者的面部像青铜雕塑一般的坚定。有意思的是,部分肖像画中,画家用了一些纯色的色块,当然画家刻意这么用色也许是为了表达一种纯净的感觉,但是事实上,这些纯色色块不融于墨色,显得有些突兀和僵化,至于这种方式好不好,我觉得还可以作进一步的讨论。
整体而言,画作笔墨语言的表达自由娴熟,内涵深刻,极富张力的线条加上厚重的墨色,与“意向写实”的方式和大尺幅的形式相得益彰,更好的表达了主题思想。
五、信仰与信念
      显而易见,袁武的作品是对信仰的尊崇,这一点许多批评家都有言及,袁武本人在西藏考察的日记中也有谈到。的确,经筒,佛珠,合十的双手,祈福的神情,匍匐朝圣的动态,这些都归于一个指向:信仰。然而这些作品为何使我们每个人看了都有不同程度的感动?我们大多数人并不信仰宗教,袁武也是。虽然民族特色与宗教特色明显,但那都是外在,笔者认为真正感染我们的是朝圣者那种纯粹、坚定和真诚的信念,这种精神力量对所有人而言是共性的,绝非限定在画中描绘的藏族这一族群之内,也绝非限定在藏传佛教这一宗教体系之内。朝圣者的那种纯粹、坚定和真诚的信念,正是我们每个人所应当追求的而实际上正在丢失或有所欠缺的可贵品质,所以我们每个人看了都有不同程度的触动。
结语
      总的来说,袁武的《大昭寺的清晨》系列作品形象生动且取舍有度,笔墨精到而收放自如,画面沉重苍茫,极具震撼力。传统的水墨融于当代比较新颖的形式之中,既不像传统形式那么老套,也不像当代艺术那般缥缈不定,既可以用传统笔墨趣味的品评套路,又可以用当代视角予以观照,加之对取法于西方素描的徐蒋造型体系的继承,使得圈内圈外对他一片叫好,说他融贯古今中外也不为过。略感遗憾的是,人物的动态有些单一,而且在造型中过于娴熟的用笔可能会有一种程式化的危险。
在极力追求自我、追求创新、讲求观念的当代艺术盛行之际,用这些追求来衡量的话,袁武的作品是难以脱颖而出的,但袁武却把他的关注点放在了现实之中,大昭寺的朝圣者触动了他,而他把现实之中的这种触动通过比较传统的艺术语言传达给我们,正是这样的一种人文情怀,足以让许多所谓的当代艺术相形见绌。

 

 

 

 

 


参考文献

[1]袁武著.大昭寺的清晨 袁武大昭寺组画画集[M].南宁:广西美术出版社.2014.
[2]“大昭寺的清晨——袁武个展”在鲁迅美术学院美术馆开幕[J]. 东方艺术,2016,07:156-157.
[3]杨卫. 走向真实——论袁武和他的艺术[J]. 东方艺术,2015,02:30-47.
[4]2015•《库艺术》年度艺术人物——袁武:虔诚[J/OL].http://www.kuart.com.cn/news_detail.php?aId=463,2016-4-6.
[5]中国美术大事记编委会编.中国美术大事记 2010 袁武艺术创作状态[M].北京:中国文史出版社.2011.
[6]许宏泉主编.当代画史 名家经典作品集 袁武卷[M].人文艺术出版社.2006.
[7]龙瑞主编;袁武绘.画品丛书 袁武[M].石家庄:河北美术出版社.2007.
[8]许晓生编.大家讲堂 袁武人物卷[M].合肥:安徽美术出版社.2012.2-3.
[9]天津大藏天承文化发展有限责任公司编.经典•风范 2010中国当代核心画家作品集 人物篇 袁武[M].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2011.10-11.
[10]王鲁湘.大昭寺的清晨[J]. 东方艺术,2015,02:48-57.
[11]范迪安. “朝圣”与“救赎”[J]. 东方艺术,2015,02:20-29.
[12]郎绍君. 直面人生——读袁武写实人物画[J]. 美术,2011,05:74-79.


 

Copyright © 2013 MEIXIE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IAS  吉ICP备09003266号